福彩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福彩馆 天圣首页 连环画 查看内容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2018-7-3 18:21| 发布者: xzk123| 查看: 311| 评论: 16

摘要: 作者:天圣社区我的父亲,不是不喜欢读连环画,更不是不识字、没文化。父亲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却读过书。那个年代,农村人能够读了书,是极其不容易的。因我爷爷的所谓“历史”问题受到牵连,我父亲是靠比他大十 ...
作者:天圣社区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的父亲,不是不喜欢读连环画,更不是不识字、没文化。父亲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却读过书。那个年代,农村人能够读了书,是极其不容易的。因我爷爷的所谓“历史”问题受到牵连,我父亲是靠比他大十几岁的大伯“偷偷”做着贩鱼、染布等“小生意”而供他读完书的。由于家庭成份,父亲参军不成,农村中又不能栖身,最后选择去了农场,做了一个比城市差而令当时农村人羡慕的国营工人。

父亲,不是不喜欢读连环画(那时候,不识字的人都喜欢看连环画),而是心痛那点微薄的工资,舍不了花钱购买连环画,他要在物质上保证我们的温饱。母亲则不同,穷到响叮当也要挤出钱购买连环画,在精神生活上满足我们兄妹。在我的记忆中,娱乐方面的玩具如扑克牌、陆战棋、象棋、斗兽棋、飞机棋及过家家的各种厨具和连环画,基本上是母亲买的,或母亲返家探亲捎带弟妹的(小姨比我大五岁左右)。

父亲对我们很严厉,脾气暴躁,常为一点小事而大发雷霆,“暴打”我,甚至有几次令我“刻骨铭心”。读一年级时,有一次班主任布置了一道作业,要求看图写话,内容是一个坏分子偷公家的粮食,被红小兵捉住。中午,我问读三年级的哥哥,哥哥不理睬。这样,我被父亲痛打了一场。还有一次,中午队里大人、小孩种水痘,我和哥哥为争一只夹子(要把衫袖夹起来),又被父亲打了。二年级,一个寒冷的冬天下午,返校途中,经校外的学校鱼塘。看见水中有鱼冒出来,我们几个伙伴纷纷捡起泥巴(块)掷鱼,我“莫名”地滚下了鱼塘。全身湿漉漉地爬起来,走回家。结果,可想而知了。更令我想不通的,是1979年读五年级时。一个中午,我约了同学陈亚二到我“家”(我们暂住在外婆家)看连环画,我把几本连环画欲拿出屋外给陈看,哥哥制止,我又“莫名”被父亲暴打一顿,当时几个舅舅和亚姨挡也挡不住他。还有一次将近春节,还未读书的我,被一个男孩“诬陷”说我捡到了队里某人的钥匙(当时锁很贵的),某人向我索要,我确是没有捡到任何东西,如何能归还?我又遭到打。

还有几次,是因为我“拿”了别人的象棋、砍掉邻居家的香蕉树等,这是“罪”有应得,我无话可说。但那几次,我真的弄不明白,是因何要打我?

可以肯定地说,父亲打我的次数,要比他为我购买的连环画数量还要多。正因此,我更珍惜父亲为我买的连环画。我能记得起的有四本。第一本是1976年2月人美出版,卢伟原著并改编,战士刘萍等人绘画的《捕渔时节》。第二本是讲述东海红苗岛女民兵连长彩虹和女民兵海英出海巡查,发现一艘可疑渔船。彩虹勇敢地独自登上贼船,与敌特周旋,海英则回岛报告。在解放军的支援下,一举歼灭了蒋匪敌特米老鼠一伙。这本书叫《浪里飞舟》,人美1979年1月叶成楠改编,叶成楠、曾成金(工人)绘。封面上的彩虹英姿飒爽,手执钢枪,双目冷酷地直视敌特。一看封面,就知是打仗、抓敌特的,于是叫父亲买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第三本是1978年我读小学四年级时的一个秋季下午,我和父亲到供销社买生活用品,看到有广东社的《飞夺泸定桥》,但仅剩下一本了,而邻班的几个同学也想买。我急忙叫父亲。父亲与营业员相识,于是买到了这本《飞夺泸定桥》。这是我购的第一本广东“红军长征故事连环画”。连环画讲的是1935年遵义会议后,伟大领袖毛主席指挥红军取得娄关山大捷,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夺取四川安顺场渡口,到达了大渡河边。为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毛主席命令杨成武、耿飚所在的红一团强夺泸定桥。这本书就是由黄永东据亲历者杨成武的回忆录(原著)改编,黄穗中绘,1978年5月出版,黑白画面。封面极其震憾,火光冲天下,几名红军指战员冒着枪林弹雨爬行在铁索桥上。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因这本书,我开始认为凡是写着“原著”的连环画或电影(如巴金《家》),肯定是原著作者亲身经历的故事(事情)。直到多年后,才弄清“原著”是啥回事。一年后的1979年7月29日返湛,在新华书店红旗路门市部买到第二本广东“红军长征故事连环画”、也即是我在湛江买的第一本连环画——1978年3月陈泽枢、苏家杰的《强渡大渡河》。近年,再陆续买到《一把桶刀》(《一次支委会》)、《通过大凉山》(《党岭山下》、《火瓦寨的歌声》)、《九个炊事员》(《“红军鞋”》)、《夜战山城堡》(《天险激战》)等几本“红军长征故事连环画”。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今天我把少儿时的这些事说出来,并不是记恨父亲。而是,这些年来,已为人父的我,才感悟到当年父亲对我的严厉,甚至是暴打,那是极大生活压力下的“负”作用。他和母亲如娟娟细流般的呵护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那就是爱——对我的爱,恨铁不成钢的“爱”。可能他过火了点,但父亲为我付出的,远远比他“暴打”我更加多,我数也数不清,讲也讲不完。

父亲为我买的这四本连环画,所幸,今天还保存着。我会好好珍惜和爱护它,还有我年迈的双亲。就像小时候,父母呵护、疼爱我一样,为我穿衣、系鞋带、抹鼻涕、喂饭我、背我去看病、教我做人,长大后,又为我找工作、张罗我的婚事、每天为儿(女)孙祈求平安、盼着我们早早归来......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我和连环画的故事,父亲和连环画的故事

图文:盟员(连趣网同学)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乐天圣-潇洒一生 ( 晋ICP备17010600号-3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 14:31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