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福彩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8|回复: 1

案件纪实——1995-1996横跨苏浙皖冀津鲁豫7省35个市县杀人劫车案

[复制链接]

61

主题

61

帖子

19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3
发表于 2019-1-1 11: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天圣社区


1、案发清河滩

久旱未雨,枯黄的麦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1996年2月15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早上,天刚放亮,淮阳县搬口乡毛寨村村民毛迪便把弟弟毛成亮从床上喊起,抬起水泵,来到村南清河滩的麦田里抽水抗旱浇麦。

“咦!我昨天挖好的引水渠咋叫人给填上了?”边往地上放水泵,毛迪边自言自语。毛成亮满腹狐疑,拿起铁锹清理着新土,谁知竟清出一具死尸,死尸的脖子上还分明套着一条绳子。毛氏兄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连忙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接到报案,淮阳县公安局长程俊华、主抓刑侦工作的副政委史家山立即带领侦技人员驱车直赴18公里外的发案现场。经初步勘查:死者系一名男性,年龄在35岁左右。头部有两处枪伤,皆系民间自制钢珠枪射击所致。脖子上所勒绳索,为中小学生体育训练用跳绳。翻遍死者所穿衣服的口袋,未能寻找到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线索。

现场地处偏僻,外人罕至,选择在此处埋尸,必是熟悉地理环境的本地人。因而,程俊华局长命令刑侦人员兵分四路,深入现场周围的搬口、许湾、曹河、郑集4个乡,一方面围绕跳绳进行摸排调查,注意发现犯罪嫌疑人;另一方面了解近日失踪人员情况,寻找尸源线索。

当天下午,狂风劲吹,紧接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地飘落下来,似是为死去的冤魂鸣不平。侦查员们顶风冒雪、走街串巷,发放、张贴“认尸启事”,紧紧围绕“死者是谁”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2、移师平顶山

1996年4月底,全国性的“严打斗争”开始后,淮阳县公安局将“96·2·15”案件列为攻坚大案上报地区公安处。处长杜国栋、政委丁何东、主抓刑侦工作的副处长孙永福听过案情汇报后,认为侦破此案关键在于首先弄清“死者是谁”。指示淮阳警方:“在寻找尸源工作上,加大力度,扩大范围,工作做得再细致一些。”

程俊华局长按照处领导的指示,重新调整了警力部署,在周口地区及友邻县、市电视台连续多日播放“认尸启事”。6月4日上午,西华县纸坊乡一李姓农民急匆匆赶到淮阳县公安局刑警队要求辨认尸体。今年春节将至时,在平顶山开出租车的哥哥李国强于农历腊月二十六出车后下落不明,嫂子马莲英找遍所有的亲属、朋友家皆没有发现踪迹。

辨认了死者照片后李姓农民只是说有点像,但究竟是不是其兄李国强,他也不敢肯定。专案组只好远赴平顶山请来其嫂马莲英,一看到死者的衣物,马莲英不禁悲从心来,嚎啕痛哭。

那天,丈夫出车一直未回,马莲英心中忐忑不安,连夜找到和丈夫一起开出租车的司机丁治忠,知道上午有人租了丈夫的出租车去临颍。平顶山和临颍相距不足百里,如果途中无事,早该回家了啊。然而,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春节过去了,李国强再也没有回来。

淮阳刑警经历3个多月的侦破工作终于有了些微进展,连忙向程局长、史副政委作了汇报,基本定性为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案。鉴于歹徒在平顶山租车,平顶山出租汽车司机曾有多人和歹徒打过照面,专案组决定抽调精兵强将,移师平顶山,寻找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1996年6月7日上午,淮阳县刑警队李柏利指导员、陈海副队长、侦查员杨冰和周口地区公安处刑侦科徐冰、张树欣一行5人来到平顶山市香山宾馆东停车场。一听说李国强确已死于歹徒之手,出租车司机们不免大为伤感,纷纷踊跃提供线索。

据出租车司机丁治忠回忆:1996年2月14日,那天上午8点多钟,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找我租车去临颍接两个人,讨价还价之后说先到水泥厂招待所拉两个人同去。我想,除了我之外车上已有3个人,再到临颍接两个人,一共5人,车上根本坐不开,看来他别有所图,并非诚心租车。由于我心存戒心,坚拒不去,那年轻人又找别的司机,其他司机也不愿去。在一旁的李国强见状上前搭讪道:“反正生意也不好,他们不去,我去吧。”我和其他司机看着那年轻人从内衣口袋里摸索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钞票付了定金后才各自离开。临走,我们还嘱咐李国强“注意蓝黛”,李国强道了一声“明白”,笑哈哈地开车走了。

李国强刚开出租车时,有一对夫妻租乘他的车去少林寺,途中李国强喝了客人递过来的一听“蓝黛”啤酒,结果昏迷不醒。第二天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被丢在盘山公路上,新买的“拉达”轿车不见踪影。从此,李国强再出长途,一帮弟兄总是先叮嘱他“注意蓝黛”,谁知道这一次竟然丢了性命。

李柏利等注意到这样一个情况,租车人曾说过到水泥厂招待所接两个人后再去临颍,也许他们在此招待所留有住宿登记。急至水泥厂招待所。服务小姐回忆:其时春节在即,旅客稀少。查住宿登记,并无年轻人在此居住。看来,歹徒在此又设了一计。

找来停车场老板赵兴明、司机丁治忠等在场人员座谈,一致反映:此年轻人操豫东口音,身高1.70米左右,头发卷曲,身穿灰色的半截毛呢大褂,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他们反映的相貌特征和豫东口音立即引起李柏利指导员的警觉。莫非此人就是张伟?

3、艰难的较量

说道张伟,我们有必要先交待一起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案件。

1996年4月19日,周口地区召开人代会,周口市部分路段禁行。歹徒王华永、王刚强、陈忠华在灵宝市租车,诈称前往郑州,途经荥阳时将司机用绳子勒死,抛尸荒野后,开车直赴周口。该车因闯卡被周口市七一路派出所拦截,经审问,3人如实供出。

加大审讯力度,3人供称作案方法系张伟传授,去灵宝之前,张伟提供了绳子和1000元钱,并交待他们:“你们只需把车弄来,开至开封,其余诸事一概不需你们再管,专等分钱就是。”

问及张伟何人,3人皆说是淮阳老乡,但家居何处不知,只提供张伟谈了对象,名叫雷素红,是本县西关人。周口市公安局迅速打通了淮阳县公安局的电话,请求协助抓获。陈海副队长找到雷素红所在的街道居委会主任,主任提供雷素红明天结婚,对象正是张伟。今天两人已到许湾去拉嫁妆。得到这一准确消息后,陈海立即带人来到城西公路收费处许湾至县城必经之处守候。上午11时许,一辆4轮拖拉机自西向东驶来,车上装著高耸的家具。车到收费站,被臂挂红袖章的执勤人员拦住。

执勤人员问道:“干什么的?”司机道:“结婚,拉嫁妆。”陈海问:“谁结婚?”车后的一名年轻人连忙跑来,上前递烟道:“我结婚,请抽烟,请抽烟。”“你叫什么名字?”陈海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了那人的胳膊。那年轻人急忙回道:“张伟。”

抓的就是你!陈海一个漂亮的反剪动作,“咔嚓”一声铐住了年轻人的双手。因案发灵宝市,不久,灵宝市公安局就将张伟及另3名犯罪嫌疑人带至灵宝进行审讯。

如今平顶山司机所反映的租车人特征和张伟极像,张伟本身又是劫车杀人教唆嫌疑人,也许他就是“2·15”案件的元凶。李柏利等人连忙将此判断向孙永福副处长、程俊华局长进行了汇报,孙、程指示:带领平顶山司机,立即赴灵宝辨认、审讯张伟。

平顶山距灵宝360公里,侦查员带领丁治忠、赵兴明一路奔波,于8日中午11点多到达灵宝,受到灵宝市刑警大队刘战强大队长的热情接待。刘战强介绍:劫车杀人犯罪嫌疑人王华永、王刚强、陈忠华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现关押在灵宝市看守所;张伟,真名谷金星,经6天6夜的审讯,拒不承认教唆之事,仍关押在收容审查站。

收容审查站里,谷金星及他案4名犯罪嫌疑人站列一排,丁、赵二人隔窗遥视,丁治忠一眼便辨出了中间站立的谷金星,连口说:“像”。考虑到谷金星在周口、灵宝两地久审不供,狡诈顽固,5名侦查员深知对手的不同寻常,立即研究出突审谷金星的方案:谷金星去平顶山租车,诈称到临颍接人,极可能在临颍将司机杀害,抛尸于淮阳可以在平顶山、临颍这两个地名上做点文章;如果谷金星再不交代,可安排司机与其见面,彻底摧毁其侥幸心理。

周密的审讯方案制定之后,谷金星被带进了审讯室。谷金星自被公安机关抓获之后,料想警方没有证据,坚决不吐露实情。今日又被提审,他还是原先的那句老话:“啥都不知道。”

“谷金星,我们是淮阳县公安局的,千里迢迢来这里找你,你该知道我们找你干什么?”李柏利指导员端坐审讯桌前,话语不紧不慢,柔中带刚。淮阳县公安局的?这大出谷金星预料。王华永灵宝作案,周口被抓,牵扯出他来,这和淮阳县公安局有什么关系?看来,他们不是因“教唆”之事而来。

看谷金星沉思不语,李柏利又说道:“我们来时见到你的父母,一提到你,就两眼流泪,说是想你。你想你的父母吗?”“我想,我一天也不想在灵宝呆了,你们把我带到淮阳吧。”谷金星迫不及待地说。

陈海副队长上前为他递上一根香烟,帮他点燃,他猛吸两口,冲陈海感激地点了一下头,扭过脸来,眼巴巴地看着审讯人员,好像等待他们一声令下,他便能马上回到淮阳似的。

“能否回淮阳,那就看你的态度了,是顽固抵抗,还是立功赎罪?”李柏利冷冷地道。“可是我没干什么坏事啊,你们问什么,我说什么。”谷金星依然自作聪明地说。李柏利又问:“谷金星,你会开车吗?”谷金星谨慎地回道:“我会,我小时候就跟我父亲学开车。”

李柏利说:“从淮阳到灵宝的路线你熟吗?”谷金星答道:“我熟,整个河南省的路线我都熟。”“那么,我问你,从漯河开车到灵宝,咋走?”“经过舞阳、叶县、平顶山……”就在“山”字未及落地之时,李柏利突然断喝:“停!”谷金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马上闭口不言。

李柏利又问:“从漯河向郑州方向咋走?”谷金星答道:“漯河、临颍、许昌……”“停!”本来侦察员只是想在平顶山、临颍两地做文章,不料,谷金星说过临颍之后马上提到了许昌,李柏利“停”未及时,只好将错就错道:“说吧!”

谷金星心下思忖,这次审讯人员许昌喊停,看来那个司机已经报案到淮阳,公安人员查出了我,当时太大意了,没把他弄死,招来今日之祸。去年4月,谷金星和陈龙、薛冰在许昌租乘一辆柳州五菱客货两用车去临颍的途中,用匕首威逼,将司机捆绑在电线杆上,把汽车抢走卖掉。

“我说,我们在许昌弄了辆半截头客货两用车……”“不用说了,这个我们清楚。”既已开口,不愁你不讲,李柏利连忙打断,接着问道:“平顶山、临颍咋回事?”疾言厉色,敲山震虎。

“那不是我自己弄的事。”谷金星自知罪行败露,说话软了下来,侦查员不给他片刻思考的时间,连忙追问:“啥事?”“不就是那部车吗?”“啥车?”“不就是那部红色桑塔纳吗?”“车那?”“弄家去了。”“司机呢?”“让俺勒死了,拉到淮阳,埋到清河滩里。”

1996年2月14日这天上午,谷金星伙同张建军、魏海军来到原籍淮阳现在平顶山工作的孙耀辉处,经密谋,由谷金星出面租车去临颍,张建军、魏海军在水泥厂招待所门口接应。车行至距离临颍还有10公里的大堤时,行人寥寥,谷金星谎称解手,让司机停车。3名歹徒把李国强杀害后将尸体移至后备箱内,将红色桑塔纳轿车开到谷金星家里,摆酒庆功。待到夜深人静,他们将尸体拖入清河滩寻坑掩埋。此坑即是毛迪于当日下午挖好的引水渠。时过不久,即将车以两万元的价钱卖给了王店乡西关村人王燕彬。

待谷金星将作案过程绘声绘色地向侦查员讲完,已是薄暮时分,李柏利指导员认为谷金星一伙手段狡诈、凶残,作案不可能仅此两起。他故意一面哗啦啦地翻动着记录的本子,一面慢条斯理地说:“你只是讲了一个皮毛,想回淮阳,好好地说。”

哗啦啦地纸响声,使谷金星心里掠过阵阵寒意:那本子上记录着我的罪行吗?紧接着,他又交代了伙同魏海军、刘松林在信阳市租乘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回淮阳,途中将司机勒死,抛尸于淮阳农场的犯罪事实。

次日下午4点,侦查员押着谷金星,驱车直赴周口。车行不远,谷金星又交代了1995年11月,伙同陈龙、张中意、张明昌在浙江省湖州市杀人劫车的罪恶行径。鉴于此案涉及人员众多,将谷金星押至淮阳,恐走漏风声,极不利于下一步的抓捕与追赃工作,经向地区公安处孙永福副处长请示,决定封锁消息,车子直驶项城,将谷金星暂押项城看守所。

4、追捕与押解

1996年6月10日,程俊华局长、张忠政委亲自组织召开参战民警会议。淮阳县委、县政府、县政法委领导听取了案情汇报后,指示:这是淮阳县自打响打击车匪路霸第一枪后的第一大案,一定要严守机密,不对无关人员透露半点风声,力求除恶务尽。会后,专案组兵分三路,立即奔赴郑集、许湾、王店3个乡,抓捕涉案人员。当晚,一批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与此同时,对谷金星的审讯工作仍在紧张地进行。11日、12日谷金星又交代了1995年11月在淮太公路上抢劫货车,杀害货主、司机3人,1996年2月在河南太康、江苏宿迁杀人抢劫出租车的犯罪事实,供出新的同伙刘修亮、王动员、翟现启等人,并交代团伙另一主要犯罪嫌疑人张中意有可能羁押宿迁的情况。将审讯结果汇报到专案组,侦查员如离弦之箭,立即奔赴各个战场。

1996年2月9日,谷金星、张中意、薛冰3人窜至江苏宿迁,租用司机王甫芝的红色桑塔纳在市内游玩,在一个地僻人稀之处将司机王甫芝勒死,尸体置于后排座前,踩于脚下,准备经安徽毫州回到淮阳。下午2时40分,毫州市执勤交警发现迎面驶来的红色桑塔纳情况可疑,连忙示意停车检查。3人趁交警往车内探头检查之际,拔腿便逃。谷金星、薛冰侥幸逃脱,张中意跑出200米后被抓获。

张中意被抓后,编造了一个弥天大谎,称其与另两人俱是淮阳老乡,在浙江金华打工时结识,但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一概不知。前天,两人开车找他说是回家,他便坐在了前排,哪想到后排座前置一死尸?问为何下车便跑,张中意称看见另两人跑了,不明就里,也跟着跑了起来。淮阳警方与江苏宿迁公安局联系之后,张中意被移交淮阳警方。

车轮飞转,审讯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开始张中意仍在演戏,继续重复以前的故事,侦查员适时出示谷金星的审讯笔录及签字,张中意明白大势已去,很快交代了自己参与的多起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案件。

话分两头。侦查员了解到,翟现启,现年33岁,淮阳县许湾乡人,曾因盗窃被判刑7年。14日夜里,于雷等侦查员顺藤摸瓜,在西华县曹河农场将翟现启擒获。翟现启1995年从监狱刑满释放后,贷款2000元钱买了辆大棚车拉客赚钱,谁知生意难做,钱没赚到反赔了不少修车钱,因而生活拮据,终日愁眉苦脸,难见欢颜。一天,其侄翟中强将“张伟”介绍与他,看到“张伟”一副大款气派,翟现启羡慕不已。

某日,翟现启上街买东西,路遇谷金星,谷金星问:“想不想挣钱?”翟现启答:“做梦都想,可怎么个挣法?”谷金星只说弄车去卖,翟现启理解为偷车,这是他的老本行,便欣然答应,随同谷金星、王动员去了太康。王动员出面租车,行至半路,谷金星说要解手,司机赶忙停车。待车停稳,谷金星用一根细绳勒住了司机的脖子,翟现启目瞪口呆,原来是这个“弄”法。此时,王动员喝道:“还不帮忙,愣着做啥?”翟现启骑虎难下,只得勉强帮助王动员按住司机的另一只手。眼睁睁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魂归西天,翟现启不寒而栗。

车子直驶河北方向。事前,翟现启曾向谷金星介绍河北保定航院的同学王立启经常做汽车生意,王立启也多次对翟现启说过如有车子可以交给他销售。桑塔纳一路奔驰,行至山东冠县,3人停车解手,顺手将尸体抛于路旁沟里。王立启笑迎三位来客,以5.1万元的价钱购得此车。

翟现启几天里茶饭无心,杀人劫车,罪大恶极,万一被抓,必上断头台无疑,还是抽身退出为是。自此金盆洗手,并多次电告王立启,车子系杀人所得,万勿再与谷金星等人来往。

翟现启的交待与检举中,有两个情况引起侦查人员的注意。在谷金星一伙劫车杀人团伙中,有一女青年名叫王艳,和谷金星来往频繁。另外,谷金星曾销售给王立启4辆轿车,这和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不符。这说明谷金星企图蒙混过关,必有余罪可挖。为此,6月15日下午,孙永福副处长带领史家山副政委、刑警大队王新平大队长等亲赴项城,再审谷金星。很快谷金星供出1996年2月在新密、洛阳、许昌租车途中杀害司机的犯罪事实。

侦查员于雷等参与审讯完毕,按照谷金星提供的线索,赴漯河将王艳抓获。紧接着,孙永福副处长带领侦查员北上保定,追赃擒魔,将王立启这个混入军队的不法分子送上了军事法庭。6月19日夜里,天津方向也传来捷报,另一杀人劫车主要犯罪嫌疑人张建军被抓获。

5、疯狂大劫杀

谷金星一伙自1995年4月至1996年4月的一年时间里,疯狂作案18起,杀死司机、货主11人,杀伤1人,抢劫车辆15辆,抢劫现金、车辆等物品价值近200万元。在所有的劫车成功案件中,司机无一不受到受害,除一人在高速公路踹开车门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活活勒死,或抛尸途中,或运到淮阳县清河滩掩埋。

恶魔的罪行我们难以备述。我们只需拈出几个现场便足以嗅出骇人听闻的血腥。

1996年2月,谷金星等3人,在抢劫信阳一辆出租车时,司机发现情况不妙,跳车逃跑,3名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边追边喊:“坐了我的车,想不给钱!”硬是在人群里将此司机架回车内,活活勒死。

1996年4月8日,该团伙抢劫许昌市一辆标致出租车时,司机死死抓住套在脖颈上的绳索苦苦哀求:“车我不要了,给我留条活命吧。”谷金星恶狠狠地说;“车,我们要了;你的命,我们也要了。”说罢,双手一用力,司机登时命送黄泉。

为了打开并扩大销赃渠道,谷金星一伙对王立启有求必应,百般逢迎。王立启去淮阳催车,谷金星在一宾馆为其安排食宿,并勾来暗娼陪其尽兴。王艳随同谷金星去保定销车,看到王立启色迷迷的眼睛,谷金星指使王艳钻入王立启的被窝。他们计划,每人分得40万元后洗手不干,那么这一团伙1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将要杀害多少条无辜的生命。

所幸,这一系列涉及苏、浙、皖、冀、津、鲁、豫7省35个市县的杀人、劫车大案胜利告破,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追回赃车7部。经多方侦查,已发现薛冰、陈龙潜逃至深圳,魏海军逃至威海的线索,专案组兵分多路,再一次踏上了漫漫的追逃征程。

1996年12月13日,周口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在淮阳县北关对震惊全国的“2·15”大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谷金星等八名主要案犯被依法判处死刑。

6、后续

2010年7月14日,冒用他人身份证潜逃到外地14年,并取妻生子的薛冰(又叫薛文辉,外号一把手)。因在汝南县王岗乡再次持刀行凶时,被民警当场抓获。在汝南县看守所管教民警面前现出了原形。

薛冰,男,1972年2月1日出生在周口市淮阳县许湾乡薛庄村刘庄一个农民家里,家中弟兄五人。薛兵刚满2岁时,由于无人照看,被老母猪咬掉了左手,因此,他被众乡亲戏称为“一把手”。在上学的几年时间里,同学欺负他、看不起他,即使学习成绩很好也没有人表扬他、亲近他。不公平的待遇,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伤害,他暗暗发誓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出人头地。至此,他弃学经商,但事事不顺,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赔得血本无归。但他不是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而是跟着黑道上的人鬼混。开始是制假身份证、假文凭、刻假章,跟着别人当跑腿的,后来想自己单干,但由于是残废人,没有人愿意与他合伙。一心想挣大钱的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劳改释放犯魏广辉、翟现启和社会上的混混谷金星、张建军,在他们引导下,薛冰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为了挣钱来的快,他们选择了抢。

1995年5月9日,薛冰、谷金星、陈龙窜到许昌伺机作案,陈、薛二人在临颖等候,谷金星以租用车辆为由,在一停车场将闫某的五菱客货车骗出,车行至临颖,陈龙、薛兵上车,到达预选作案地点后,三人持杀猪刀逼着司机,用腰带、鞋带将闫某绑在树上,将车抢走。

1995年11月9日,薛冰伙同谷金星、张明昌、陈龙、王庆辉商量共同去信阳市明港作案,因没有找到目标而返回。1996年2月2日,薛冰、谷金星、张中意、张明昌窜到南阳预谋劫车,谷金星在工人文化宫前租用丁某驾驶的桑塔纳出租轿车,4人坐车行至南阳市郊,四人一齐动手,用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把司机勒死。之后四人开车返回淮阳,将尸体埋在一河滩里。

1996年2月9日,薛冰伙同谷金星,张中意三人预谋后窜到江苏省宿迁市由谷金星出面,以租车为由,将司机王某和其驾驶的桑塔纳轿车骗出,当三人乘车行至市郊时,三人用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将司机勒死,当车行驶到安徽省毫州市时,被交警查扣,张中意被当场抓获,薛冰、谷金星两人逃跑。

就这样,自1995年上半年至1996年上半年,薛冰等人采取暴力,共计抢劫作案16起,杀死司机、货主11人,杀伤、打伤司机和乘客2人,抢劫桑塔纳轿车10辆,标志轿车1辆,货车2辆,洗劫过往客车一辆,货车2辆,现金近2万元。

薛冰畏罪潜逃后,再也不敢回家了,而是东躲西藏,浪迹社会。一次他在郑州火车站广场拾到了一个身份证,上面的人名叫“杨春明”,地址是西平县人,其人长相和薛兵很相似。从此,薛冰把这张身份证当成了自己的护身符,摇身一变而成了“杨春明”。以后薛冰开始在郑州做摆卡拉OK地摊的小生意。199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汝南县王岗乡在饭店工作的打工妹马娟红,很快,马娟红怀孕了,马某再三央求办理结婚手续,但薛冰总以种种借口进行回避。第二年薛冰的大女儿马田田(化名)出生,2007年他们的第二个女儿马函函(化名)出生。由于薛冰整天不照顾家,两个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后来就分居了。

无奈之下,马娟红将两个女儿放在娘家,一个人外出打工去了。被抛弃的薛冰满腔怒火,来到王岗乡余店村马娟红家,一进门就骂,后又以杀马娟红全家为要挟,逼其父母将马娟红交出或说出其去向,马娟红的父母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打110报警求助。

2010年7月14日8时许,汝南县公安局110接到王岗乡村民马某的报警后,当即指令王岗乡派出所出警,派出所民警张宁、闫军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将薛冰控制。当民警询问其姓名时,薛冰突然迅速向庄外逃窜,民警张宁、闫军随后追击薛冰到一片荒地。薛冰已精疲力尽,看四下无人,将随身携带的钱包扔给张宁说:“兄弟,别追了,钱包里有几千块钱你拿着花,就当你没撵上我”。但民警张宁不为所动,将薛冰抓获,并带到派出所询问。到所后,薛冰自称叫“杨春明”,西平县专探乡谷河村人,但拒绝回答其他问题。民警与专探乡派出所联系查证得知,杨春明在广东打工,并且身体无残疾,而该人左手残疾。在此情况下,王岗派出所所长王银鹏出面做马某及其家属的工作。在与马某及家属聊天时,得知该人曾给其女儿留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的地址是周口市淮阳县许湾乡刘庄。

经与淮阳县公安局联系得知,怀疑该人可能是1996年参与淮阳县“2·15”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的薛冰(外号一把手),曾于1997年2月18日被淮阳县公安局批捕追逃。所长王银鹏感到事情重大,立即向局领导进行汇报,汝南县公安局曹林峰局长高度重视,为了查清杨春明的真实身份,当日,杨春明被汝南县公安局暂押。民警李建业利用《河南人口信息管理系统》,对其身份核查时,发现该嫌犯与人口信息系统中杨春明的长相有一定差别,与参与淮阳县“2·15”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的薛冰很相似。遂对其采用针对性的谈话策略,积极开展法律宣传。在强大的思想攻势面前,“杨春明”最终瓦解了心理防线,交待自己真名叫薛冰(男,39岁,周口市淮阳县人),曾参与淮阳县“2·15”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至此,潜逃14年冒用他人身份证,娶妻生女的杀人逃犯薛冰最终在汝南县落网。

素材来源网络,侵权即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zan



上一篇:小诸葛双色球第2019001期:一注6+1打5倍10元,要中就中大奖
下一篇:女性25岁生育能力最强,30岁缓慢下降,35岁迅速下降,7个原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1

帖子

3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0
发表于 2019-1-1 11: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乐天圣-潇洒一生 ( 晋ICP备17010600号-3 )|网站地图

GMT+8, 2019-3-24 01:06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